本文转自知乎用户@冯庆,网页链接

哈哈,居然真有这个题目,如果不让我回答,真是所有知友的极大损失!如果让我回答,其他回答就不用看了!

贴一篇本人名作《马千里:中国的胡锡进和胡锡进的中国》:

胡锡进老师自称是一位“复杂中国的报道者”,其实,在我看来,更准确地说应该是“复杂中国的评论者”。在环球时报,他不仅长于社论,还以“单仁平”笔名发表评论文章。而这些文章汇集起来就是最近出版的《胡锡进论复杂中国》。

这本书的意义在于,正式确定了胡锡进老师“复杂中国论”的特定概念和系统观点。

在胡老师的言论里(我没有说心目中或眼中),中国是复杂的。“人口这么多,发展阶段这么特殊,发展又这么快,全世界二百年的成果压缩在几十年,几百年的问题也是压缩在几十年中”,这是胡老师的总结。其实“复杂”还远不止于此,我们可以从国际形势、漫长历史、民族结构、思想多元化、各种阶层与势力的交织等等,来证明现阶段中国的“复杂性”。

然而,哪个国家承认自己是“简单的”呢?我们可以用胡老师的语言风格轻松化解这个质问:“是的,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复杂性,但中国更加复杂。”

“复杂中国”是个聪明的提法,却不是个科学的定论。正如每个民族都说自己勤劳,每个国家都说自己伟大,但并不以此来确证别的民族和国家不勤劳、不伟大。我们还常常在外交场合用同样的言辞来恭维对方,并不确证我们比他们差。

其实,胡老师的“复杂中国论”另有所指,是特别给那些把中国简单化的人说的,驳斥的是“非黑即白”的观点。中国“既不是天堂,也不是地狱”,此之谓也。其含义是全盘西化不行,不拿来主义也不行;完全法制无人情不行,完全德治无规矩也不行。——这是说到哪里都不会错的。

这个逻辑是胡老师的精神支柱,贯穿于他的所有思考,形成了他独特的论述特点。执其两端,左右逢源,两边都对,但都不全面。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他说的也都不错,不过……”,所以胡老师的文章,哪怕140字的微博,都不可能少了“但是”。几个“但是”下来,你的大脑会一片空白,想说点什么,一时又不知从何处反驳。

他曾说,环球时报既要符合党的利益,也要符合人民的利益。一方面做不好就不行,或者“政治死”,或者“市场死”。他自豪地说环球时报做到了,并因此证明党和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。当然,胡老师在这里把自己绕进去了,这只能证明党和人民的利益有一定的交叉,恰恰不是完全重合。否则,就不必处心积虑,而只需从心所欲即可做到两个“利益”都符合。——这不是重点,我们仅以此来说明胡老师这种特有的思维方式——左边捧一捧,右边摸一摸。

胡老师之所以会这么做,是因为他聪明地知道,谁也是得罪不得的。他的言论,总是看似站在民众立场上,然后话锋一转悄悄地说出政府爱听的话;有时候又正相反。这个技巧掌握的很纯熟,但是也很无效。不管你的身子探出多远,屁股在哪里坐着,还是很容易被看出来的。

事情本来不复杂,胡老师硬是将其绕复杂,有时候自己都钻不出来。但这种态度让胡老师很受用而视为珍宝,从而“复杂中国”成为胡老师的理论核心。复杂的好处在于,可以成为任何变革、任何建议、任何说法的挡箭牌。比如,你说要财产公示,他可以说“财产公示是国际惯例,是反腐的有效办法,但中国的情况很复杂,所以……”;再比如你说中国需要宪政,他可以说:“宪政有其好处,在一些国家也得到了成功的尝试,但中国的情况很复杂,所以……”。这些话不仅可以应付国内,也一样可以应付国外的任何人、任何事。程咬金还有三板斧,胡老师一招制敌。

其实,胡老师越是说复杂,事情就越是简单,简单到你什么也不要做、什么也不要想。这,正是他要的结果。当任何的道路都被“复杂”堵死的时候,你会发现他特特地给你敞开着一扇大门。只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坚持社会主义,坚持现有体制不变,坚持按现任领导的意思办,然后就任何的复杂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所有事情都显得顺理成章、符合国情且破解了一切的难题。

说到底,胡老师的“复杂”,就是这么“简单”。胡锡进的中国,就是“复杂中国”,而胡锡进的“复杂中国”,简单到了极点。

中国缺少的资源太多,但惟独不缺胡锡进。现行的新闻体制,必然催生大批胡锡进。胡老师是党报的子报主编,是环球时报的领导人,也是如椽巨笔。胡老师有文采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有自己熟练掌握的逻辑思维,那就是在“复杂”的概念下,破解所有难题。

这些难题有的来自民间,有的来自地方政府的愚蠢行为,有的还来自更高层面欠思考的言行,有的还来自国际事件。胡老师都能用他特有的逻辑来轻松地化解,至少在表面上如此。这些“难题”被网友俏皮地称为“飞盘”。飞盘扔出,有的角度真的很刁。

胡老师的努力并没有说服他的读者,相反被读者看穿了他的手段。因此,胡老师微博的跟帖,可以说是清一色的质问、嘲讽甚至谩骂。甚至发展到不需要胡老师说什么,仅仅发一张风景图片,都能引来“骂声”。但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胡老师表现出来的忠心耿耿、处心积虑、百般维护恰恰是有关方面所喜闻乐见。而什么更重要,胡老师心如明镜。

有些同行也参与到揶揄的队伍。我要说,你们真的没资格这么做。就理论水平而言,胡老师是我见到的优秀者甚至卓越者,非一般宣传从业人员所能望其项背。就忠于职业而言,胡老师也是从来没有说过一句一字的违背职业的话。他的职业是宣传。

有些媒体从业者,自以为是记者,其实你们也只是宣传机器的一个零件,你们缺乏宣传职业道德的一些言行给你们带来一些社会声誉,但你确实违背了职业承诺。因为,中国没有媒体,只有宣传品。胡老师的报纸明确地说:“媒体就是国家利益的看门狗。”这个理解非常准确、到位而贴切。

胡老师是忠诚于职业的人,他的精神世界未必精深但很博大。我相信,今天他能把黑说出白,如果需要,明天就可以把白说出黑。你必须这么理解:这是职业行为。人,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,除非你辞职不干。

有人说胡老师属于“五毛”或高级“五毛”,这一点我绝对不同意。胡老师绝无强词夺理,绝无一味维护着什么,甚至面对谩骂也从不反击曝出,表现出的是长者的谦和涵养。他已经构建了一套理论和逻辑的体系,在此支撑下进行自己的判断和评说,形成独有的个人风格。这套理论和逻辑并不涉及主义或意识形态,在缺乏思想指导下依然可以顺畅地空转。正因此,无论世道如何变幻,他都能游刃有余而不会有任何的磕绊。

这并不说明胡老师缺乏坚定的政治立场,或者缺乏真实的政治观点,而只能说胡老师是一个聪明人。他把一些不能显示或者没有必要显示的东西,有意地收藏起来。他更加高明的是,他的所有空转式的的文章,无论谁看起来都会觉得舒服,只要他是掌权者。

我对胡老师敬重到敬畏,就是因为他深不可测,你只能看到他的言论,而看不到他真实的思想结构和内心世界——而这一点,他在口头上绝不会承认。真正复杂的不是中国,是胡锡进。
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19th, 2020 at 11:49 pm